麻豆传媒插姐下体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“喂,们会所到底靠什么吸引到这么多人的。”陈秀媚走到曾洁面前问道。

曾洁愣了愣,没想到陈秀媚这么快就把那个叫李锋的家伙抛到脑后,还问出这种问题,她抿了抿嘴,冷笑的说:“我查过,在秦城也开了家娱乐会所,生意还不错。也想学我们名媛会所的做法?”

陈秀媚对她的冷笑视而不见,点点头:“名媛会所既然取得这么大成功,自然有可取之处,我自然想学。说不定也能复制一个名媛会所出来。”

“呵,还真敢想。”

曾洁鼻子里发出不屑的哼声:“名媛会所的成功是没法复制的,除了我们老板,没人能做到。还是别想了。”

陈秀媚笑眯眯的看着她:“那可说不定。其实不说我也能猜到一些。女人最愿意花钱的地方,无非是她们自己的身体。这是其一,也是名媛会所成立之初能笼络到会员的关键。”

“其二,名媛会所最关键的两个字就是‘名媛’,只要刚开始笼络到几个在省城女人圈子有话语权的女人,招牌一打出去,那么这个地方就会成为其他女人趋之若鹜的所在。这些女人家里非富即贵,谁都不蠢,她们明白自己现在拥有的一切都来自她们家里,如果她们背后的家庭垮了,她们就再也享受不到现在的生活。那么名媛会所,就成了她们互相结交,给自己家庭拉关系的所在。而她们背后的家庭也对这种事乐见其成,毕竟有时候女人之间结交,比男人可方便多了。”

陈秀媚不管曾洁看着自己的惊讶眼神,顿了下说:“虽然我知道了原因,但还是很佩服们那个老板。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、有女人的地方就是战场。不知道她用了什么办法让进入名媛会所的女人都和平相处、从来没听说有爆发矛盾的事情发生。”

“其实很简单,因为我充当的,不是为他们服务、要靠着她们才能赚钱的角色。我提供给她们的,无论是驻颜还是养身体的药物,都是独一无二的,有钱都买不到。所以不是我巴结她们,而是她们看我脸色。”

楼上房间里,洛天衣负手背对着李锋,傲然说道:“我要她们和平相处亲如姐妹、她们就算是生死大仇,也得给我挤出一副笑脸。久而久之,得到了好处的她们,什么仇怨不能放下。我让她们每一个人,一旦离开名媛会所就玩不转。她们背后的家族或势力,也投桃报李甘愿出力帮我,让我在省城要风得风、要雨得雨。”

“要控制一群男人,那就给他们女人,这是**。要控制一群女人,就给她们独一无二的,这就是名媛会所!”洛天衣赫然转身、居高临下看着李锋。

优雅贵气美女古典服饰香艳吸晴清纯图片

“服不服!”

李锋看她目光灼灼的瞪着自己,如果自己敢说一个“不服”,恐怕这女人马上就会翻脸不认人,赶紧端起面前茶几上的茶杯:“服,为什么不服,我以茶代酒敬魔女一杯!”

其实这不是刻意讨好,听了洛天衣的解释后,他确实佩服得不行。魔女学究天人真不是盖的,光是这洞悉人心人性的本事就可怕无比,一个名媛会所,就让她一个外来的女人,短短几年内在偌大一个省城站稳了脚跟。

如她所说,要风得风、要雨得雨,还真不是吹牛。

洛天衣嘴角微翘,伸手在茶几上一扫,另一只茶杯就到了她手里,“哼,算识相!”有些得意的说了一句,她仰起雪白的脖子将茶水一饮而尽。

李锋笑笑没反驳,魔女性格古怪,指不定什么时候就翻脸。有了昨晚的痛苦遭遇,他不敢招惹。便好奇问:“不过怎么改了洛天衣这个名字,又来了蜀中。鬼医派山门明明在陕省华山。”

李锋在华山鬼医派山门住过一段时间,那里算是鬼医派整个流派门人的祖地,就跟以前的儒家学子都要去齐省孔庙参拜、而道家祖庭在龙虎山一样。

不过华山那里鬼医派的人也并不算多,其实也就跟一个小家族无异,魔女一个家族包括世代侍奉的下人一样,也不过二三十口。

因为鬼医派虽然是派,却并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宗派、而是跟一个学术流派差不多的存在。用鬼医派医术行医的人,在广义上来说都是鬼医派的人。

事实上不仅鬼医派如此,三大中医流派的其他两个流派,正气宗、菩萨门也都是如此,都是类似学术流派的存在,传承久远、虽然名声不显,其实在国内中医界行内有很深的影响力。

洛天衣小脸一沉,摆摆手说:“我家里出了变故,我被迫来了这里。”

“什么变故?”李锋皱眉问,虽然严格说起来鬼医派跟他没什么关系,但如果洛天衣家里出事,他也不会袖手旁观,因为洛天衣家里那些人虽然就跟鬼医派的人一样性情古怪,却对他有恩。

他年幼时体弱多病,学医的同时也四处奔走求医问药,后来也是因为身体原因才进了部队。

洛天衣冷冷看他一眼:“跟没关系,别管!”

好吧,我不管。”李锋暂时打消了这个念头,问她:“还没告诉我现在为什么叫洛天衣呢,我记得们家里不是姓‘衣’吗,什么变故居然让隐姓埋名远走他乡。”

“衣”这个姓很少见,所以他映像很深,不过只知道魔女姓“衣”,至于她的本名不知道。

“衣婖珞,反过来不就是洛天衣吗?”

“衣婖珞,很好听的名字。”李锋摇摇头看着她:“可惜了,现在这名字我第一次听起来还以为是个男人。”

洛天衣小脸微红,抿了抿嘴唇,带着威胁意味的瞪着他:“我的本名别给我透露出去,我就叫洛天衣,以后一直叫洛天衣,要是敢说出去,我就拿剪子把下面那玩意儿剪了!”

“好好,不说就不说。”李锋赶紧赌咒发誓保证一定不将她的本名传出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