丝瓜app破解播放

“秦静温究竟是不是骗子?”

其余的事情对于乔舜辰来说都不重要,就连宋以恩跟他说谎了,他都可以以后再追究。现在最想知道的就是秦静温。

楚杨听到这个问题,明显漏出难色。

“乔总,这个我现在也没法判断。可是如果是真心喜欢一个人跟她是不是骗子没有关系。”

“乔总有些话不能说的太多,有些事情想要了解还得靠自己。宋以恩和秦静温究竟哪个是好人哪个是坏人,打听一下就知道了。”

楚杨说着起身,站直身体后继续开口。

“乔总,如果喜欢温温就让她幸福,如果给不了她幸福就放她自由。她的人生已经不易,别再让她继续困苦。”

“我还有事先走了,希望跟乔总合作愉快。”

因为秦静温曾嘱托不让他跟任何人提起多年前的事情,所以楚杨能说的只有这些。剩下的只能靠乔舜辰自己去了解。

乔舜辰在这个谈话过程中未曾提及宋以恩,关心的都是秦静温,这足以证明他现在在乎的人是秦静温。

楚杨虽然有了危机感,但冥冥之中的事情他是无法左右的,他能做的就是守护秦静温,用心重新拾起爱情。

楚杨走后,乔舜辰一个人站在落地窗前沉思。楚杨话里包含了太多,提醒,暗示,唯独不说真相。

森林里的娇小精灵

看来真相是什么他只能自己去查。

乔舜辰想到这里把电话打给了孙旭,吩咐完之后又陷入沉思。

他这样执着于真相究竟是为了什么,就算秦静温不是骗子,就算坏人是宋以恩,又能改变什么呢?

像楚杨说的,他能给秦静温幸福么?

答案是否定的。

晚上乔舜辰控制不住自己又来到了秦静温家,但一直阴沉着脸心事重重的样子。秦静温怕影响到乔子轩的心情,从头到尾都在努力的调和着气愤。

终于两个孩子都睡了,秦静温才算松了一口气。

从楼上下来乔舜辰已经回房间,站在客厅里犹豫着要不要去跟乔舜辰谈谈,但秦静温还是放弃了,两个人不管是心平气和还是相互怒怼都谈不上出一个好的结果。

秦静温回了房间,冲了热水澡出来,却发现乔舜辰躺在她的床上。

秦静温有些惊讶,但意识到自己只围了浴巾之后,赶忙跑去衣帽间。在出来已经换上宽松的家居服。

“有事?”

秦静温走到床边开口问着。

“昨天的问题给我答案。”

乔舜辰依旧躺在床上,目光灼热的盯着秦静温。

刚刚在看到秦静温只围了浴巾出来之后,整个人的血液都沸腾了,她是有多久没有碰秦静温,以至于看到之后欲望纵生。

“昨天?”

秦静温装作不知道一样开口问着。

“还用我在说一遍么?给两个选择,其中一个被拒绝,剩下那个今天就给我答复。”

乔舜辰迫使自己冷了声音,要不然欲望会肆意滋生,他会控制不住。

白天在公司听了楚杨的话之后,他也想放弃,可是他发现当他有放弃秦静温想法的时候,心已经泛疼,似乎来不及了。

秦静温低眸不语,刚刚洗过的脸还带着绯红,她时不时的咬唇表现出为难。想要逃避可问题就摆在眼前。想要面对,自己还没有想好。

“如果我否定会怎样?”

秦静温低声问着。

“走人。永远都不要出现在我面前。”

乔舜辰无情的声音比冷还要伤人。

“如果我答应做的女人呢?”

离开是不可能了,因为有乔子轩。

“做我的女人也又必须遵守的规矩。别奢望我给名分,不能生我的孩子。不能干扰我的家庭生活。”

乔舜辰说出了自己的要求,以免日后给自己留下麻烦。但这样的要求,他又觉得残忍。

秦静温紧咬着下唇,恨不得尝尝血的味道。

乔舜辰还真是不辜负他霸道的本性,一切都还没开始就做好了准备。这对秦静温是一种伤害,是一种自尊心的践踏。

“还有么?”

秦静温消沉的问着。

“有。我有喜欢的女人。不是也不是宋以恩。她回来之后就是我们分开之时,到时候主动离开别给我添麻烦。”

乔舜辰看似轻松的说着,但心却沉重。

这件事情连宋以恩都不知道。提前告诉秦静温就是不想让她在自己身上寄予厚望,以免分开时会麻烦不断。

然而乔舜辰的一番话,像一记闷雷毫无预警的击中了秦静温,击的她本就脆弱的心支离破碎。

原来他有爱的女人,原来她和宋以恩都只是他排解孤单的玩具,原来他对她的一切都是她自己想象出来的。

秦静温极力的忍着,紧握拳头不顾指甲已经陷进肉里。紧咬下唇尽管已经泛白。她觉得只有身体上传来痛感,才能让自己清醒,才能让自己的心不那么疼。

“的要求好过分,根本就不是真心留下我。怎么办我并不想走。”

秦静温问着自己,该怎么办。

不想走的不是她,是现实根本不允许她离开,只能留在B城留在乔舜辰的身边,直到被他折磨的遍体鳞伤奄奄一息,这辈子的苦难才能结束。

“答应可以,我也有要求。”

秦静温别无选择不是么?她能做的就是尽量的减短受伤害的时间。

“说。”

“不是不喜欢宋以恩么?心里的那个女人回来不是也要抛弃宋以恩么?既然早晚都要抛弃,就尽快结束的计划,只要让我看到她离开,我绝不会影响和那个女人。”

秦静温最终的目的还是宋以恩,她不是看到宋以恩毁掉她才开心,是宋以恩远离乔子轩才能让她走的放心。

“答应做我的女人了?”

乔舜辰意外问着,以为秦静温还要继续倔强下去。

“答应我的条件我就答应。”

秦静温苦涩的笑着,如果可以选择,她宁可不认识这个男人。

“我会尽快。”

乔舜辰终于踏实了,那颗一直沉闷的心也轻松起来。

他会尽自己的最大的努力,不让秦静温在分手的时候受到伤害。

“好,我们的协议就算达成了。先休息我出去透透风。”

秦静温无法在继续掩饰自己,看到乔舜辰脸色缓和下来,听着他声音轻松了许多。秦静温觉得这一切都是建立在她的痛苦之上。

她要离开,要释放一下心中的痛。要不然一定会心痛而死。

秦静温落荒而逃,不顾自己还穿着家居服,也不顾已经是深夜,在她看来没有乔舜辰的地方才不会心痛。

一个人穿着拖鞋漫无目的的走着,泪忍不住滴落在脸上看上去即落魄又凄凉。

乔舜辰说的所有话,对于秦静温来说最伤人的还是他有女人的事情。这个事实让她伤心,比知道宋以恩是乔舜辰老婆还让她难以接受。

天空刮起了风,不知何时又下起了雨,秦静温没有躲,任由雨水和泪水一起打在脸上。她要被雨水浇醒,要用泪水祭奠自己的暗。

被雨彻头彻尾的淋一遍,她就要面对现实,把重点放在两个孩子身上。秦静温仰起头告诉自己加油,为了孩子要坚强,在大的困难都能挺过去,等那个女人回来她的苦难就结束了。

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,也不知道雨下了多久,秦静温只感觉浑身发冷,这才觉察到自己该回家了。

不管心有多疼,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,没有一个人能为她承担。

她振作精神转身回家,却发现自己已经走出来很远。出来的时候手机没拿,钱包没带,就算再远也得走回去。

看来不管多冷也要坚持着走回去,因为此刻就像她的人生一样,没人替她撑伞。

乔舜辰从秦静温出去的时候就担心着,不知道她为何突然离开,也没来的及组阻止。以为她出去一会就会回来。

可外面已经下起了雨,秦静温还是没有回来。

乔舜辰开始着急,打电话给秦静温才发现她没拿手机。乔舜辰慌了,同样穿着家居服就出去找人。小区里找了一圈没找到人,乔舜辰又开着车出去找,下了雨之后马路上就没有人人影,乔舜辰更是淡定不下里。

“个傻瓜不会在雨里淋着吧,那么多可以避雨的地方一定躲一躲。”

乔舜辰第一次不淡定的自言自语,锐利的眸光充满急切的看着马路的两边。

终于在马路的对面他看到了穿着家居服,淋的如落汤鸡的秦静温。乔舜辰一个急转弯调头来到马路的另一边,猛踩刹车把车子停在了秦静温旁边。

打开车门跑下去,来到秦静温身边,气愤的开口。

“脑袋残了,这么大的雨不知道避雨么?”

“上车。”

乔舜辰拉起秦静温将她拖上了车。

秦静温的视线和意识都被雨淋的模糊,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在车上。

乔舜辰在车上没找到毛巾,只好脱下自己的衣服擦拭着秦静温头上脸上的雨水。

一边擦拭一边低咒。

“疯了,一定是疯了。三岁的小孩都知道躲雨,连三岁的孩子都不如。”

“淋雨好玩么?淋雨很舒服是不是?这雨下的不够大,等那天下暴雨再出来。”

乔舜辰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唠叨,竟然可以不停的在抱怨着。

是因为什么让他在秦静温面前性情大变,是什么让他在秦静温面前总是抓狂失去淡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