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c影院oa剧情

“皇后娘娘,紫月公主来向您请安了。”

宽软的大床上,苏瑾璇拥着被子睡得正香,忽然耳边响起了蓝嬷嬷压得很低的声音。

她迷迷糊糊睁开眼睛,声音慵懒地道,“这么快就已经天亮了吗?”

蓝嬷嬷道,“回娘娘的话,现在才刚刚到了四更天,离天亮还早得很。”

“四更天?明月这丫头大半夜的不睡觉,非要跑过来找本宫做什么,她是有什么特别要紧的事情吗?”苏瑾璇揉着惺忪的睡眼,掀开被子在床上半坐了起来。

“回娘娘,此事……此事在老奴看来比较诡谲难言,老奴也不敢妄言。”蓝嬷嬷面露极大犹豫踌躇的神色,竟然一反常态地又靠近了床边少许,将声音束成一道细线,传入苏瑾璇的耳中。

“现在不仅仅是公主殿下在外面等着,还有,还有那缇骑的顾千户,也随着公主殿下一起来到了外殿之中。”

“哦,那就先给他上茶,问一问他有什么事情,再让他安坐稍等片刻,本宫这就……”

苏瑾璇听得晕晕乎乎,下意识地就开始安排,结果话还没有说完,便突然间惊醒过来,猛地瞪大了眼睛道,“不对,我昨天就已经从苏府回到了宫中,你再说一遍,明月和谁在外面等候!?”

“娘娘,是缇骑的顾千户……”

“这不知死活的家伙,他怎么跑到宫里来了!?”

苏瑾璇有些头痛般捏住了自己的眉心,“擅闯内宫,这可是要砍头的死罪……我以前一直都知道他胆大妄为,但是没想到竟然胆大妄为到了不要命的地步!”

抱枕女孩甜蜜可人

她一边说着,一边开始自己穿衣服,“那么,他说没说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进宫的没有?”

蓝嬷嬷深吸口气,面色在这一刻陡然变得阴郁起来,“他对老奴说,宫内有异闻事件发生,很有可能是冲着娘娘和紫月公主而来……”

苏瑾璇猛地愣住,数个呼吸后才叹了口气幽幽说道,“所以说,他这是潜入宫中来保护本宫和明月了?”

“还有,他怎么知道宫内有异闻事件发生?”

“这个……顾千户没有明言,老奴也不甚清楚。”

“他潜入此地,除了你和明月之外,还有谁知道?”

蓝嬷嬷思忖着缓缓道,“关于顾千户隐秘入宫之情况事关重大,不仅仅是老奴,紫月公主也深知其严重性,所以殿下先让顾千户隐于暗处,自己进来和老奴交代情况之后,才让顾千户悄无声息潜入了进来。”

珞羽站在勤政殿高高的石阶上面,缓缓转身,看向了悄然出现在数步外的一道身影。

“老奴见过珞妃娘娘。”白公公躬身一礼,随后有些疑惑地道,“娘娘深夜突然来到勤政殿前,是有什么特别紧急的情况吗?”

“白公公,我得到消息,今夜在禁宫之内,有可能会出现异闻事件。”珞羽面沉似水,从高处眺望着夜幕下沉睡的皇宫,悠悠叹了口气道,“我已经命人前去知会洪总管,又担心勤政殿有失,便在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赶了过来。”

“陛下可是在勤政殿内?”

“陛下如今正在殿内打坐静修。”白公公垂下目光,落在珞羽腰侧的那柄长刀上面,“娘娘的缺月,也示警了?”

“它一直到现在都很安静,这也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怪事。”她微微皱眉,摩挲着刀鞘上的线条纹路,同样疑惑不解道,“当我得到那个消息后,便当即以九张机牵丝真元延展虚空,同样没有任何发现。”

白公公双手拢于袖中,思虑片刻后道,“老奴斗胆问上一句,娘娘此消息的来源是?”

珞羽沉默许久,最终低低叹了口气道,“这是异闻司顾千户,通过灵引纸鹤飞书传给我的密信。”

“原来是顾千户……”白公公缓缓点了点头,恍然道,“他是通过娘娘收服的那个异类纸人传递的密信么?”

“白公公这你可就说错了,你口中喜欢折纸的灵引啊,它可不是我收服的,而是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,心甘情愿投入到了顾千户的麾下,任由驱策……它有时候跟在我身边啊,也是因为顾千户的命令,协助我处置一些需要用到它力量的差事。”

“原来如此,老奴明白了。”白公公缓缓转身,朝着暗处做出一个手势,当即便有一个浑身包裹在黑色劲装之内,只露出一双眼睛的侍卫悄无声息来到台上,单膝跪在了他的面前。

“今夜或许有危险出现,加强警戒,不管是人,还是什么东西,不能让他们靠近勤政殿一步,若有违犯者……格杀勿论!”

“此外,每隔一刻钟时间相互传递一次暗号消息,每一次暗号变化按照乙字方案执行。”

“属下遵命!”黑衣侍卫抱拳一礼,悄无声息融入到黑暗之中。

他跃下高台,刚刚潜行到自己隐藏值守的位置,便浑身陡然紧绷到极点,一对眼睛死死盯住

了毫无征兆就显现身形,几乎紧贴在他身上的,几近透明的低矮身影。

“敌……”长时间的训练让黑衣侍卫下意识地便要出言示警,同时毫不犹豫提膝,朝着那道透明身影的下三路要害撞去。

这也是在两人贴面舞般站在一起的情况下,他所能用到的最有效攻击手段。

但他刚刚张开嘴巴,还未来得及发出声音,更没有时间攻出那一记顶膝,便被那看不清面目的低矮透明身影扑入到了自己的怀中,再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。

下一刻,随着一阵蠕动,一个和之前没有任何不同的黑衣侍卫又站在了原地,缓缓试探着活动了几下手脚,刹那间就变得圆转如意起来。

“敌袭!”

就在此时,一道厉喝从不远处的暗哨响起,高居于石阶顶端的珞羽和白公公早在示警发出前便已经转身,面色沉凝看向了从黑暗中缓缓走来的一尊丈许高的狰狞身影。

两人对视一眼,瞬间兵分两路,珞羽持刀直入勤政殿内,白公公隐于袍袖中的双手已经变得通体金黄,闪电般从高台上一跃而下,刹那间便已经来到了那尊高大身影近前,泛着金光的双掌猛地击出。

咚!

勤政殿外陡然爆发出一道闷雷般的巨响。